• <xmp id="ueswg">
    <xmp id="ueswg"><nav id="ueswg"></nav>
    <xmp id="ueswg">
    首頁 > 教育研究 > 正文

    教育研究

    我國法學教育改革與發展問題探討

    編輯:faxuejiaoyu 
    4046 2014/5/8 1:08:00

    陳德敏

       

        摘要:我國目前的法學教育呈現出虛假繁榮的假象,這種假象困擾著法學教育和法學的科學發展。破解這一難題應當將焦點匯聚于“為什么要發展法學教育,為誰發展法學教育,發展什么樣的法學教育以及怎樣發展法學教育”這些基本問題。在法學教育改革與發展中貫徹以人為本、以法治建設為本、以社會和諧為本的標準有利于推動法學教育科學發展;韭废蚴菆猿志⒒姆▽W教育,并在這一理路指引下完成校正法學教育發展的積弊的任務。

        關鍵詞:法學教育  科學發展  發展基點  精英化

     

     

    目前,建設和諧社會、法治國家已經成為國家建設和社會發展的目標。加快建設社會主義法治國家要求通過法律常規機制保障人權,限制公共權力的濫用;通過憲法確立分權與權利制約的國家權力關系,并確立一種良法之治;賦予人們廣泛的公民權利,促進人的全面自由發展;確立普遍的司法原則,維護司法獨立,為社會發展和國家治理提供良好的正當程序保障?梢哉f,加快建設社會主義法治國家是實現科學發展的根本保證,是發展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根本保證,是實現社會和諧的根本保證,是人民當家作主的根本保證,是提高黨的執政能力、鞏固黨的執政地位的根本保證。法學教育在實現這一目標的過程中起著不可或缺的重要作用,任重道遠。法學教育的目標是培育具有現代法律精神、先進的法治觀念,對永恒的正義觀念的堅定信仰、獨立而健全的法律人格和強烈的職業責任與社會責任感的精英?梢哉f,法學教育承擔著知識傳承與人才培育的雙重任務。知識的繼承與開新以及高度專業化、素質化的法律人才是法治建設的兩大支柱。因而,法學教育應秉承科學的、理性的、實用的發展理路,按照法治建設的具體要求高質量完成知識生產和人才培育的任務。惟其如此,法學教育才不會偏離現代教育的應然功能以及法治建設的實現需要。事實上,中國的法學教育在現實承擔著建設社會主義法治國家的治國方略的歷史使命的前提下,不僅沒有為立法、司法、法律服務和法律監督等法律部門培養足夠的、專門性的、高質量的法律人才,同時在培養建設社會主義法治國家所需要的各類高層次、高素質的學法、守法并運用法律的復合型人才上也貢獻不足。更為重要的是,在向全社會傳播法律文化,營造良好的法治環境,塑造法律職業共同體,培養高層次的法學研究人員方面同樣沒有發揮高效用。中國的法學教育在“虛假繁榮”[1]的迷途中踟躕不前的現實境遇不禁讓人喟惋。因此,在這樣的背景下探討中國法學教育的改革與發展的基本問題,不僅必然,更加必要;并試圖通過這些基本問題的分析指出法學教育科學發展的實質。

    所謂法學教育的科學發展,簡單的說就是依照法學教育的規律和特性來發展。法學教育的發展是有規律可循的,對其規律的認識和把握需要采取科學的態度。它要解決的是法學教育為什么要發展,為誰發展法學教育,發展什么樣的法學教育以及怎樣發展法學教育等一系列核心問題。我們只有對這些基本問題做出科學的回答和判斷,才能為法學教育設計出科學的發展道路、發展模式、發展原則以及發展策略。而要回答這些問題首先要科學的認識法學教育,包括法學教育的性質、核心、起點、衡量標準、基本內容等各個方面。惟其如此,才能在正確的世界觀和價值觀的指導下推動現法學教育的科學發展。

     

    一、為什么發展法學教育:發展與改革的基點及其判準

     

    在現代社會,法學教育引導著法治建設的基本方向。其一,法學教育為法治建設提供智識支持。法學教育工作者(以其中的法學教授和研究者為主)以更寬闊的學術視野和多學科的知識背景,充分借助現代社會科學甚至自然科學的研究方法、工具積極探索法治建設所需的基本理論。其二,法學教育為法治建設提供人才支持。法學教育所培養的法律職業群體將會在法治建設實踐中操作著法律機器,保障社會機制的運作;整個社會的法治狀態在很大程度上要依賴于他們的工作和努力,而他們的工作和努力在很大程度上依賴于良好的法學教育。

    科學發展法學教育的核心是為誰發展法學教育,回答的是法學教育應堅持以什么為本。這也是從根本上追問了為什么要發展法學教育。明確了此點就是明確了什么是法學教育發展的根本目的和根本動力。因為,它明確了法學教育發展的邏輯起點,決定了教授什么樣的法學知識、怎樣教授等一系列關鍵問題。簡單的說來,人、法治建設、和諧社會即是我們為什么發展法學教育的根本出發點,也是法學教育改革與發展所應圍繞的核心,對人的發展、法治社會、和諧社會功效大小是判斷法學教育改革與發展效果的最終標尺。

    (一)法學教育改革與發展基點的判斷

    法學教育科學發展應當堅持以人為本、以法治建設為本、以促進社會和諧為本。以人為本意指法學教育應當根據人的需要作出合理安排,包括人的安全需要、自我實現的需要。法學教育所傳遞的知識和技能能夠更有效、更充分的實現人的價值,維護人際間秩序的安全、公平、平等、和諧。另外,法學教育對于受教者而言是良好的公平正義道德情操的來源,而公平正義是法律的靈魂,絕大多數的法律受教者內涵此種情操將是衡量法學教育成功與否的標志。

    法學教育發展的以法治建設為本意指法學教育應因循法治建設的現實需要,為實現“已成立的法律獲得普遍的服從,而大家所服從的法律又應該本身是制定得良好的法律”這一法治內涵鋪設理論基礎。通過法學受教者的批判精神試圖發現一些關于法治的新見解,借此闡釋有助于增強法治的新原則。同時,法學教育還培養社會主體的法律文化和法律意識,這是法治建設的一個重要基礎。社會主體的法理念和法信仰是法治的靈魂,提高受教者的法律意識和培植法治的社會氛圍是法治建設的關鍵,而法治主體的法理念是和其所受法律教育是成正比的,而且法治觀的形成也影響著主體的人生觀和世界觀。此外,法學教育的依法治建設為本還體現在其應為立法、執法、司法等活動提供知識和技術手段。因此,法治建設的過程性和系統性要求法學教育全方位、深層次的培育有利于法治建設的人才和知識。

    以人為本、以法治建設為本,最終指向的社會的和諧發展。社會的和諧發展需要人的主體性的張揚以及法治的保障。和諧社會是多元化和多樣化的社會,知識化、市場化、城市化是其主題。其基本特征首先是社會權益的共同分享。社會的民主權利和財富為全體社會成員共有共享。其次,和諧社會是利益協調、力量平衡以及文化共生的社會,F代社會的多變性和多元化決定了各種社會階層利益關系的紛繁復雜。任何一個社會機構和組織都不可能全方位地表達社會各階層的利益訴求,協調各方的矛盾。因而,社會發展客觀上需要行使各種社會職能、代表社會各階層利益、反映各種社會價值追求的社會組織共生共存。多元化的組織和權力的并存需要法律制度的普遍確立和法制精神的崇高信仰。再次,和諧社會是活力充分釋放的社會。個體價值和社會價值的普遍實現要求每個社會成員能夠公平的獲得機會、熱情的司守其職、合理的享受成果。復次,和諧社會是管理有序的社會。這是更需法治保障的一個方面,也是社會法治化的重要標志。它他要求社會生活有法可依、社會公眾法治觀念較強、政府管理公正透明、國家和社會良性互動。最后,和諧社會在生態危機下應是一個人與自然和諧相處的可持續社會。環境倫理入法、環境觀念入心、環境理念入政是保持社會可持續發展的關鍵。這些都需要人的主體性作用發揮和法治觀念的弘揚。

    以人為本、以法治建設為本、以社會和諧為本因循的是一個層層遞進,層層為因的邏輯線路——唯有主體意識的高漲和知識的擴展方能為法治建設提供智力支撐,唯有“每個人的自由發展是一切人的自由發展的條件”時社會方能和諧發展,唯有法治建設根深蒂固時社會和諧發展才有了“安全閥”。這一切歸根結底來源于教育,因為教育使人的主體性在知識的膨脹中得以顯揚,進而為法律文化、法律理念、法律意識、法律價值、法律精神、法律方法、法律技術等的接受和傳播奠定了主體性前提。因此,法學教育科學發展的出發點應是以此為核心,進而以高質量、好模式、優理念逐步展開,F代社會的知識性要求必須不斷創新,而教育則是創新的前提和場所。

    (二)法學教育改革與發展基點的判斷標準

    之所以如此確立法學教育科學發展的邏輯起點,與其說是法學教育的應然使命于此,而毋寧說是出于法學教育的應然使命和實然功效的雙重考慮。法學教育的功能效用以對法治建設、社會發展的服務參與程度和貢獻度為標準。社會發展需要法學教育提供技術和智力支持,反過來,社會的不斷發展為法學教育不斷提出新的要求。如,司法實踐活動將根據自身的需求對法學人才的選擇作出判斷,進而通過就業市場反饋給高校法學教育者,為法學人才輸出的標準和路徑作出相應的調整提供判準。因此,法學教育的優良程度與科學化水平,除了內在的教學和科研指標外,更為重要的是對社會的參與度和貢獻度。目前的法學教育所提供的理論知識在很大程度上脫離了法治發展所需的標準,“既缺乏智識的吸引力,也缺乏實踐的操作性”[2],受教者的能力自然不會為社會所認可。因而,科學的發展法學教育,必須實現社會發展和個人發展的和諧統一。在注重社會發展的同時,要更加突出人的發展,不斷調動人的積極性,激發人的創造力,提高人的素質,促進人的全面發展。[3]

    進言之,檢驗我們所確立的法學教育改革與發展的基點是否科學,必須滿足三個基本條件:(1)這個發展基點必須是法學教育發展最為關心的、最基本的、最普遍的問題;(2)這個發展基點必須與歷史相銜接,適應法學教育發展的歷史規律;(3)這個發展基點必須蘊含法學教育發展這個命題中一切矛盾的萌芽。人、法治建設、社會和諧是法學教育發展所要服務的最根本問題,法學教育為這些命題提供的不僅是智識,更重要的是提供了源源的創造力。另外,檢視法學教育的現狀,我們會發現其積弊仍然是培養什么樣的、怎么培養人,傳授什么樣的知識、怎樣傳授以及如何在社會發展中人盡其才、物盡其用的問題。這是法學教育持續關注的核心。法學教育的一切問題和矛盾都源于此,法學教育若能更有效的幫助實現人的主體性充分顯揚、法治日臻完善、社會持續和諧,這些問題和矛盾也必將終于此。

     

    二、發展什么樣的法學教育:法學教育目標的基本定位

     

    關于法學教育的性質一直以來眾說紛紜,莫衷一是。法學教育的準確定位在很大程度上決定著法學教育發展的最終走向。一種精英化的法學教育將有利于法律職業共同體的形成,因為高度的專業性和職業性以及技術、倫理要求會促動一個階層的同構;相反,一種大眾化、通識化的法學教育無法在受教者之間形成堅定地共同信仰和職業共性。精英化的法學教育將為受教者提供厚重的法律理論、豐富的社會常識和高尚的法律道德,這是法律專業人才所應具備的基本素養。這是法治建設所需知識的重要方面。申言之,在“知識社會”中,知識是社會的基本要素之一,法學教育作為高等教育的重要方面必然要確立“作為社會發展的軸心結構和動力站”的宏遠目標,必然以對法治的貢獻作為法學教育的根本出發點之一,而這個出發點便是確定法學教育之性質的基本標準。正因為法學教育的功能指向于此,我們方才將之定位于一種具有精英化意識和取向的高等教育。這也是在反思中國法學教育發展的前提下做出的一個基本判斷。所謂法學精英教育,是指為適應現代法治的要求,以專業化和職業化為背景,以培養具有高度卓越的法律素養、實踐能力和人文精神的法律職業群體為使命和目標的教育模式。精英化教育是法學教育的發展趨勢,這是由法治社會發展的要求和法律職業本身的特點決定的。法律職業承擔著維護社會正義、捍衛公民權利和防止權力腐敗的法治任務,這必然要求法學教育的精英化。法律人才肩負的重大歷史使命和神圣的職責在客觀上要求他們必須具備高度專業化、職業化和同質化的高素質。進言之,法學教育要培養高素質的人才,向社會提供完善的理論支持,用思想啟蒙社會,為社會制度的改造和設計服務,塑造社會的價值觀和推動法治文化,它就必然是具有人文性、職業性、智識性、道德性的精英化教育。

    首先,法學教育是職業教育!胺▽W教育只有與法律職業密切結合,才能逐步走向專業化、規范化,才能建立相對穩定和連貫的知識傳統![4]職業化的法學教育理應承擔起為立法、司法、執法、法律監督和法律服務等法律職業部門培養大批高素質的法律人才,提供嚴格的一體化的法律職業教育、培訓和終身化的法律繼續教育的任務。同時,培養一批與法官、律師、檢察官等職業相配套的從事法律輔助工作的技術應用型法律職業人才。法律職業是某種具有資格認定、紀律懲戒、身份保障等一整套規章制度的相對獨立的團體,在深厚學識的基礎上以嫻熟的專業技術,奉行為公眾服務的宗旨,從事維護人權和公民的合法權益的活動。法治在某種程度上是法律職業者之治,法律人的職業道德和操守影響著民眾對法律的信任程度乃至法治精神的形成;法律人的專業知識將為民眾提供合理的保護措施,利于社會沖突的消解和權利邊界的明晰。這是法學教育應予職業性認定的基礎。而通識性的法學教育是一種非專業教育,與社會發展實際需求相脫離,與受教育者必須面對的社會事實和法律事實相脫離。簡單的通識教育有違法律職業教育的特殊性而類似于普法性的基礎教育——法律職業人應當有三個規格要求,一是堅定的法律精神、法律信仰、法治理念、法律職業倫理;二是完備的法律知識結構;三是嫻熟的法律技能——導致了法科畢業生缺乏較強的職業能力,難以在短時間內勝任檢察、審判、律師等法律業務?梢哉f,法學教育的非職業性已經在很大程度上制約、影響甚至阻礙著法學教育自身的發展和法治建設的歷史進程。因而,職業性的法律教育應培養掌握了法學體系并理解了法律精神的職業法律人,如理論型的法學家和實踐型的立法者、法官、檢察官和律師;掌握了比較系統的法學知識和法律技能訓練的法律輔助者,如法律助理、司法文秘等;再者就是從事其他行業,但是具有法律職業素養的守法公民,如公司法務人員、合同管理人員甚至一般的社會公眾。這些人群構成了法治發展的主體。隨著法治的日臻成熟,我們需要的不僅是“立法者”還有“闡釋者”和守法者,法學教育也應從通識性教育發展為職業性教育,更強調實用性和實效性。

    其次,法學教育是人文教育。其一,法學教育不僅是法條教育或技術性教育,因為法學和法制都不是自足的發展系統,需要與其他人文社會科學甚至自然科學的知識有機地結合起來,同時關注隱含在法律背后的法律理念、價值取向、社會觀念、文化背景和知識傳統。在這個意義上,法學教育必須精于人文教育。惟其如此,才能提升法學的內在品質,才能促動法學內容的豐富和積淀。法學的品質是其的安身立命的根本。就新興的環境資源保護法而言,若沒有環境倫理學、環境經濟學、環境政治學甚至生態學、環境科學的貢獻和支持恐怕難以形成現在的蔚然之勢。因此,法學教育必須通過人文教育提升法學的內在品質,這是法學教育立身于社會、謀求生存與發展的基本保證。其二,法學教育的主要功能不僅是知識的傳承,對受教者而言更為重要的是包括法律職業思維、法律研究思維、法律解釋思維等在內的法律思維的養成和正義、公平、秩序等法律價值理念的培育。幫助受教者轉變思維并形成身份認同是法學教育的首要任務,促使其形成具有程序性、邏輯性、職業性、規范性等特質的法律思維并透視法律背后的人文精神。這樣可以防止法學物化為純粹的謀生手段以及法律精神的失落;有助于法學和法學教育的互動發展。其三,良好的法律教育要求必須為受教者提供批判精神和對象。我國目前的法學的發展之所以困難重重一個重要方面是法律人缺乏足夠的對法學知識建設的直覺以及學術自信。法學研究對于傳統題域具有很強的路徑依賴,無法超脫于傳統內容和思路之外勇敢開拓。雖然在很大程度上由現今的教育體制和學術評價機制造成的,但是缺乏批判精神和學術自信確是中國法學發展困難重重的內因所在。法學教育提供的批判精神有助于克服這種弊病。

    最后,法學教育是道德教育。法學教育的道德性來源于法律職業的公正性。正因為法律職業掌控著現代社會發展的合法路徑,法學教育才要在受教者間形成“法乃善與正義之科學”[5]的堅定信念。社會大眾對法律職業及其從業人員具有很高的社會期望,希求通過法律職業者在立法、司法、執法活動中的參與和滲透弘揚公平、正義等諸多價值追求,甚至將包含于鄉規民約中的區域價值、族群價值普遍化為社會公共價值,藉此解決各種社會病痛。法律職業作為政府和社會之間的支撐點和連接點在維護社會的公平與正義,調節社會因循公平與正義的軌跡發展,維護正義的、良善的社會制度的運行具有重要的意義。因此,法律職業者應是高度道德化的個體,秉承著維護和救濟社會正義的神圣職責?梢哉f,法律職業者道德操守將構成社會公正的最后一道屏障。所以,精英化的法學教育應為受教者提供很高的道德準備。

    綜上,從法學教育的人文性、道德性和職業性來說,法學教育必須堅持精英化走向。這是法學教育的目標定位,也是回答了“發展什么樣的法學教育”這樣一個問題。當然,法學教育的職業化傾向不能與注重素質教育對立起來,因為運用法律解決社會問題不僅需要法律技巧和理論,同時需要其他的非法學教育中基本知識為輔助。

     

    三、怎樣發展法學教育:一個可供探索的思路

     

    對于法學科學教育發展的緣由、核心和路向的考察為我們具體實施“怎樣發展法學教育”提供了前提。我們認為,法學教育科學發展的思路應當體現這樣幾個方面:首先應當考慮法學教育思想或理念與社會對人才和知識需求的適應性;其次是法學教育目標的明晰化、準確化;再次是法學知識傳授的誤區矯正應有利于法學教育目標的實現;復次是處理好法學教育與司法考試的關系;最后是建立法學教育科學發展的體制保障機制,以利于法學教育科學發展的實現。

    (一)法學教育理念的重構

    法學教育是和政治形勢、經濟制度密切聯系的一項社會工程,因此必須要與社會特定的政治、經濟制度相適應。我國目前的政治、經濟體制改革需要專門法律人才的保障,同時社會生活的各方面變革也需要能適應要求的法律人才。事實表明,目前的法學教育所提供的知識和人才都難以滿足社會發展的需要。知識生產的陳舊化和功利化是法學教育的一大弊病,法學教育的受教者習得的知識無法滿足現實需要;傳統的教學理念培養了一批理論基礎既不好、實踐能力又不強的“半成品”,與法治建設的現實要求相去甚遠。所以,社會轉型要求中國法學教育理念必須隨之轉型?茖W發展中國法學教育首要任務便是破舊立新,改變原有的教育思想。

    具體而言,首先,法學教育在理念上應當從學術型、立法型轉向學術與職業兼顧;通過改變授課方式和授課內容使法學教育符合法律職業需要。其次,提升法學教育的門檻,禁止教育機構隨意設立法學專業,實行準入制度;對于已經存在的法學教育機構實行定期考核機制和評估機制,對基礎差、條件差、效果差的末位尾學校應當限期整改甚至淘汰出局。這有助于實現中國法學教育從規模的擴張向質量的提升轉化;最后,從國家到地方到高校要制定一套完整的法學教育發展規劃綱要。為法學教育設定長遠和階段性目標和評價標準,為適時矯正法學教育發展的理念誤區建立事先評價和事后糾正機制。規范法學教育的發展,既要實現綜合性發展,也要注重特色院校的行業特色、類型特色、專業設置特色、人才培養特色。如礦業院校應當重點發展安全生產、職業病防護、生態環境保護等方面的法學研究和教育工作。

    (二)法學教育目標的明晰

    正如我們前面所界定的,法學教育旨在培養能為社會發展提供支持的社會精英。精英化的法學教育首先要對受教者進行層次定位,這種層次以基礎性的本科生、專業性的碩士生和精通性的博士生為結構。法學教育機構按照這一層次區別的傳授法律知識和技能,避免單一化和同一化。其次要培養法學人共同的法律精神、法律信仰、法治理念、法律職業倫理、法律知識結構和法律技能。最后,法學教育“產出”的精英應有強烈的社會責任感和敏銳的社會洞察力。依據精英化的目標和具體要求為科學發展法學教育設定績效評價機制。

    (三)糾正知識傳授的誤區

    傳統的法學教育以理論教授為主。這種知識授教方式缺乏創造性和實踐性。如前面我們所談到的,司法活動中法官的實踐技能無法在這種學習中獲得。而法院的審判活動在很大程度上是一種“人為的理性”。在這種情況下,對于法律技能、法律思維方式以及職業道德和法律信仰的培養顯得尤為重要。因為在具體的司法實踐中,需要掌握法器的人能夠運用法律思維來解釋法律、填補法律的漏洞、運用法律的原則甚至是社會習慣和鄉規民約中的規范。

    我們認為,應當從以下兩個方面矯正之:

    1、創新法學課程體系。課程體系是實現法學教育目標的中心環節,課程體系設置是否科學、合理,直接影響法學教育培養目標的實現。針對目前的課程安排缺乏對學生職業技巧的系統訓練,我們應在堅持法律基本理論教育的前提下加強實踐性課程建設。這些課程應該包括辯論、談判、證據以及審判等各個實踐環節。當然,在設置實踐課的時候應該注意平衡實踐課與專業課的比例以及課程的安排順序,以利于效果的優化。

    2、改革教學內容及方法。法學教育科學發展的一個重要方面是教學內容和教學手段、方法的創新。精英化的法律人才需要具備綜合性的素質,這要求法學教育不僅要重視專業性的、前沿性的知識的傳授,還要注重基礎性的、實踐性的傳授,通過傳授給學生整體性的知識拓寬法科學生的知識面。增強法學教育時代感,鼓勵學生積極探索新領域和嘗試應用新方法。在教學的手段、方法上,引進美國先進的診所式教學方法、模擬式實踐法,同時輔以法律援助、田野調查等手段培養學生的參加實踐的積極性,獲取第一手研究資料。這樣把理論講解、模擬實踐兩者有機結合起來,推進學生創造性思維與能力的培養,促成學生既掌握從法律角度觀察問題的方法和特有的法律推理技巧,而且還要掌握吸收新知識的能力。

    (四)處理好法學教育與司法考試的關系

    司法考試在法學教育中的地位不可小視,它為法學教育質量的檢測設置了一項公認的評估標準,這一功能的發揮可以有效的制約法學教育的發展規模,使法學教育整體格局和層次的配置趨于理性化。司法考試的內容按照法律職業要求設定,除了考察應試人員的法學理論知識外,更注重考察其對現行法律法規的理解和運用水平,以及是否具備法律職業所要求的法律職業能力。這種考試制度應當被用來作為評價法學教育課程合理性的重要指標。根據其要求優化法學教師的個體知識結構與群體構成,引起法律教授者增強法律實踐知識的自覺,引進具有豐富經驗的律師、資深法官、檢察官為法科學生講授法治實踐中所需的技能。但是,盡管司法考試對于法學教育的科學發展具有一定的導向作用,我們也要防止負面導向作用的出現。比如,法學教育機構以司法考試通過率為唯一生命,一味的進行專業實踐知識的培養而忽視法律價值、職業道德以及法律基本理論的訓教。若此,必將使法學教育陷入教而不仁的境地。

    (五)建立法學教育科學發展的體制保障機制

    在現有的教育體制之內,法學教育的理念、知識傳授方式、課程體系和結構的特性在很大程度上阻礙了法學教育目標的實現。主要體現在教授者、教育管理者以及知識生產方式等幾個方面。其一,我國的法學教育發展在很大程度上受到行政管理的影響,強烈的行政色彩影響著法學教育發展的模式和方向。其二,教授者的知識積累和創造能力在一定程度上決定著受教者的知識結構和創造能力。其三,法學教育能否實現知識傳授并培養出具有創新意識和能力、法律信仰和人文精神、規則意識的專業人才,取決于所教授的知識的類型、性質、廣度和深度。因此,知識系統的規劃與溝通對于法學教育的發展至關重要。這一方面是因為法律的不自足性,另一方面是出于法律專業人才素質的要求。針對這幾點,我們認為應當在體制上破冰,形成良好的保障機制。

    第一,建立公正的教育管理機制。這種管理機制包括法學教育發展的規劃管理、法學教育機構的質量管理,建立嚴格細致的法學教育質量標準體系。深化法學教育機構的人才體制改革,加強人才的自由流動,多渠道優化人才資源配置,做到人盡其才,才盡其用;為法學教育者營造融洽、和諧的人際關系和民主平等、團結尊重的良好環境。減少對法學教育機構的不合理干預,在體制和政策允許的條件下自由發展,良性競爭。

    第二,架設良好的教授者和受教者互動平臺。比如建立專業實驗室、案例討論平臺、碩博高層次人才交流活動平臺、校際甚至全國性的碩博論壇、專業網絡交流平臺。通過這些平臺的建設加強教授者與受教者之間的溝通,讓教授者了解受教者所需,進而根據情況提升自己的專業素養,同時可以是受教者以多種途徑獲取法學知識和技能,為將來的職業道路做更好的鋪墊。

    第三,法學教育機構可以根據自身的優勢及所處地域的實際需求選擇產學研一體化的發展道路,在法學教育中貫徹“人才培養、教學質量和科學研究”三位一體的模式,充分發掘法學在區域經濟社會發展中的潛力。鼓勵和扶持法學教育機構圍繞“法學核心課程”和“優勢課程”配置教育資源,努力做好精品課程和優勢學科的建設。圍繞應用性法學研究做好人力資源配置和學科優先發展工作,于區域實際結合,更多、更直接為地方法治建設服務。

    第四,疏通學校與社會、與法律實務界之間的阻礙,通過法律培訓、法律咨詢、法律講座、合作研究等合作模式,建立應用性成果轉化平臺,實現與地方司法機關、地方企業事業單位的“無縫對接”。與此同時,應當將法學教育的發展與現代信息化技術結合起來,合理有效的將現代信息技術運用于法學教育,及時了解法治建設過程中的理論和實踐走向,吸收其他社會科學學科發展的先進經驗,實現全國法學教育資源的整體優化配置,加快中國法學教育的信息化、網絡化、整體化和高效化。

     

     

    * 陳德敏,重慶大學教授,博士生導師,中國法學會法學教育研究會常務理事。

    [1] 這種“虛假繁榮”表現為法學院系不斷增加以及法科學生數量的幾何級遞增。這種虛假繁榮造就的是法學專業學生極低的就業率以及極高的轉業率。

    [2] 蘇力:《道路通向城市——轉型中國的法治》,法律出版社,2004年版第243頁。

    [3] 這里的“人”包括法學施教者與受教者以及其他法學研究人員。

    [4] 賀衛方:“認真地對待法律教育”,載《比較法研究》,1996年第2期。

    [5] 羅馬法學家塞爾蘇斯如是說。

     

    分享到:
    久久综合给合久久狠狠狠97色,人人狠狠综合久久综合88亚洲,久久香蕉国产线看观看猫咪